冷之痛

短篇散文

冷之痛更新时间:2017-01-19 12:17 手机版
冷之痛   记忆中的冬天总是很冷很冷。   我从小就惧怕冰冷的冬天。尤其是在中学读书的那段日子,每至此,迎接这个季节的,总是我手足的冻疮以及它留给我的痛触记忆。   记得当季节刚刚走向寒冷时,我的手和脚便如钟摆一样,准时地开始了钻心地痒。从手指到手背,从脚趾到脚心,每一处都痒得刻骨铭心,每一处都痒得红红火火。然后便是我无休止地抓挠,尤其是夜晚,我抱着可怜的双脚拼命地挠,把每一个脚趾都抓得显出灿烂的红、现出绚烂的紫。当一片片艳丽的色彩逐渐褪去,便会在原处生长出脆生生、水灵灵、亮晶晶的水泡,大大小小排满手指手背,挤在脚趾间,炫耀在脚趾上。用不了两天,水泡就会相继破裂,于是就开始了钻心刺骨的疼痛,疼得哼哼叽叽,痛得热热闹闹。慢慢地,长水泡的地方开始结痂,起皮,然后陆续长出粉嫩的新皮肤,   如果稍有不慎,新长出的皮肤会裂开一道道小口子,渗出血来。[由Www.DuanMeiWen.Com整理]   初冬至春节前后,这样的疼痛会一直伴随着我。到了来年春天至五一期间,此类的痛苦往往还会再重复一次。   至今怕痛的原因,大约就从此而来。   我那时就读的是一所偏僻的农村中学,家离学校四十多里,又没有什么交通工具,所以就一直住校。直到初二下学期,节衣缩食的父母才为我买了一辆加重自行车,方便了我周末回家。紧张的学习和住校条件的限制,让我面对冻疮的折磨即显得无可奈何,又恨得咬牙切齿。   读中学时,我已经到了爱美的年龄,所以一到了这个季节,便早早地戴上笨笨的绵手套。但冻疮依然会执着而热情地“眷顾”着我,我只好握紧伤痕累累的双手,数着日历,盼着温暖的日子快快来临。   直到参加工作后,才有时间和精力认真地进行治疗,用了许多偏方。诸如用经过霜冻后的茄子秧煮水后每日浸泡、用酒泡制的红樱桃涂抹等,这恼人的冻疮才渐渐地停止了对我的“折磨”。   至今我右手的中指处还有两处深深的伤疤,记得当时其中一处很久都不愈合,溃烂处已深得看得见骨头。   即使这样,学生时代的每个冬天,我依然保持着旺盛的学习激情,一直以优异的成绩让居住在深山中的父母放心。曾经迈着疼痛的双脚,踩在冰冷的求学路上,从低谷走向山巅,艰难而执拗地跋涉,于拼搏中享受着勤奋的过程;也曾用红肿疼痛的双手,解答着一道又一道难题,书写着一张又一张答卷,记录着一个又一个紧张而美好的日子。   因为有了这美好的希望,也就有了足够的勇气和信心。   后来师院在全市招收四十名幼教专业生,我在老师的指导下提前报考,有幸成为全乡唯一的被录取者。   记得在师院入学的第一年,学校进行庆元旦联欢活动,班主任组织u乐娱乐平台这些来自不同地区的四十名姑娘在一起包饺子,地点就在明亮的教室里。宽容而善良的老师和同学们都知道,我那又红又肿的双手是不适合做面食的,尽管相信我会做得和大家一样好。所以我就“主动”挑起了为大家拍照的“重任”,那个时代照相对我来说可是一件很奢侈的事,内心深处些许的艺术细胞寸寸鲜活起来。于是教室内热闹的气氛被我收入镜头,同学们包饺子浪漫而青春的剪影悉数留在我的心底,珍藏在记忆的底片中。尽管那底片中没有我,但至今拿出来翻晒记忆时,我还会为那时的被理解、被包容和被小心呵护的自尊而感动。   今天,我坐在温暖的居室中,抚摸着自己光滑的双手,把思绪艰难地从回忆中拉回来,感恩之情油然而生。   本文作者简介:   王琴荣,网名紫荆。1969年9月出生于本溪县连山关镇中河村,现就职于南芬区教育局督导室,兼任南芬区文联副秘书长,五品诗社秘书长。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、本溪市作家协会会员。
  1. 记忆中的你
  2. 心中的雪莲
  3. 现场工作中沟通的重要性
  4. 童趣
  5. 成长中的故事作文

本页面《冷之痛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冷之痛 本页地址:http://www.duanmeiwen.com/sanwen/32738.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
u乐娱乐平台